Viola爱吃小甜饼(橙)

哇哇哇这里阿橙!不要在意地来勾搭我吧!主吃盾铁贱虫(RR贱x荷兰虫)还有别的比如狼队,smides,瑟莱之类!!偶尔用烂笔头产点小粮。很高兴认识你们噢!!

【贱虫】(RR贱X荷兰虫)For You(1)

超级标题废并不知道起什么名(泪)

小荷兰真是我三只虫里最喜欢的一只了(托比虫和加菲虫当然也非常棒)而且我觉得真的很适合跟贱贱在一起啊hhhh

注意:文笔渣 OOC有 微小荷兰倒追

另外貌似是中长篇...还是中篇什么的(蛤蛤蛤....)甜文无误

下面是正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继续说话,Spidy,继续说,哥听着呢。Wade试着用最快的速度往大路上赶。

他得拦一辆车——或抢,这不重要——他必须尽快赶到医院。

Wade背上的躯体变得越来越冰凉,他能感到温热的鲜血浸湿了自己制服的后背。


听着耳边无力的念叨声,Wade感觉时间好像就这么被拉长、拉长,然后一切都变慢了。他好像奔跑在一条闪光的甬道里。


一年前。

“Karen,你听见了吗?”Peter刚夜巡到某栋大楼的房顶上,听见远处传来一阵爆炸声响。

“No,boss。但我能检测到爆炸声源在您九点钟方向两英里处,一座银行。”

“不错的笑话,谢谢啦,我们去看一眼。”

等Peter到达时一辆可疑的汽车正好出发。

这辆车开的极快并且轻巧地闪过了路上所有的障碍。它七拐八拐地钻进巷子,又从哪个地方突然回到车道上。Peter想驾驶也许是个GTA* 高级玩家,他险些跟丢了。


这辆车最后停在了近郊一栋废弃工厂前,车上下来三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人。领头的那个提着一个看上去很高级的箱子。

“墨镜?他们的视力肯定肯定特别好,现在是晚上呢!”Peter伏趴在工厂顶上喃喃着。

他从房顶的破洞观察里面的情况。总之,这是一场预谋绑架案,这一帮人需要那个受害者打开箱子。而那个可怜虫明显已经被虐待过了。

纽约好邻居蜘蛛侠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(虽然已经发生了)。就在Peter准备来上一场救援,以此增加自己在Tony那里的复仇者实习评分时,一个声音打断了他。担心有突发状况发生他不得不荡回到墙壁上。


“女士们先生们!欢迎来到今天的特别节目‘Deadpool的猎杀之夜’!他能解决多少挑战者呢?em…我猜……全部!”


“谁在那!”只一瞬间所有的枪支都上了膛,整齐地指向声音传来的方向。


回答这个问题的是一整短暂的寂静。“嘿!哥在这。”接着一个穿着黑红色紧身衣的家伙出现在那些黑西装的背后。黑西装们彻底感到被冒犯了,一个迅速的转身开始疯狂地扫射。


Peter几乎要惊呼出声,但Deadpool(他刚刚是这么称自己的对吧)十分快速而镇定的闪到一旁的杂货堆里。


“节目开始了,挑战者向Deadpool发动第一轮进攻。他们打到他了吗?”Deadpool的脑袋探出杂货堆,马上得到了新一轮的扫射,“不,他们没有。Deadpool,一分!”


黑西装们很快打空了子弹。“结束了?好的!现在换Deadpool进攻了。”男人说完话便没了动静。


事情发生得很快,Deadpool越出那堆杂货之后在空中开了第一枪,子弹准确地打穿了其中一个黑西装的脑袋。落地之后他奔向最近的那个,抽出背后的刀到伏身砍掉了那人的手臂。


“死侍,三分!”


这是一场真正的屠杀。那位红衣服先生的“猎杀之夜”并不是随便说说的。

“上帝,我们不能让他这样杀人。”Peter终于反应过来并决定要阻止这个Deadpool先生,虽然这些人是坏蛋,但——他们不能就这么死掉。


Peter抓着蛛丝荡下去的时候Deadpool已经撂倒第四个人了,并且正准备攻击下一个。“Deadpool的第五……Aw!Shit!!”Peter踹翻了他,顺着惯性他扑在Deadpool身上然后把他拉进了最近的掩体里。


“Fuuu uck!这好疼!你是谁?!”

Peter揉了揉脑袋,他不知怎么的撞到头了。“嗷……我…我是Spiderman.”Peter小声痛呼了一下,“听着,不管你是谁,你不能就这么把别人给…你知道,弄得都是血。你可以放倒他们,但不是……”嗖的一声,一颗子弹贴着Peter的后脑勺飞过,这让他感到头皮发麻。


“哥确实是让他们倒下了。现在,睡衣男孩是不是该回家睡觉了?你听上去就像个未成年!别打扰哥工作。Wade说着,起身又要跳出去。


“No!”Peter用蛛丝把他拉回来。

“好吧,你到底是什么毛病!”Wade有点恼火。

“帮个忙,你在这待会儿,拜托,就一会儿。”Peter用蛛丝把他死死黏在地上,“我很快回来。”

“嘿!”Wade挣扎起来,但这些蛛丝太黏了,“Ew……”


真的就一会,枪声停下了。Peter绕回去替Wade松绑,Wade看上去很不高兴。

“我说了很快的。”Peter话里带着些自豪,然后他注意到了Wade的“脸色”(是的Peter确实能从面罩上看见他的表情。说实话这有点...怪),“噢…噢先生,我很抱歉,我要是不黏住你,你会把他们都给……”Peter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。

“这不关你的事Spider..什么的。”Wade朝被绑住的头目举起手枪,“如果你没有影响我工作的话,我会承认你的名字还不错。”

“Thanks。……噢!不行!”在Wade开枪的时候Peter用蛛丝黏住他的手臂拉向另一个方向。

Wade怪声怪气地叫喊了一声,“在我把你砍碎之前你最好说出为什么要这么做。”



Peter最后被自己的网钉在了地上,Wade蹲在他身上把武士刀一左一右插进Peter脑袋两边的水泥地里。

“我,我很抱歉,好吗!”Peter的心脏就快蹦出他的胸膛了,他的面罩翻到了鼻子以上。

“遗言时间,Spidy。”Wade面罩上的眼睛眯成一条细缝。

Peter一边挣扎着,一边哼哼出声。“就……我只是不想让你杀人。”Peter被网得牢牢的,他很快意识到这些挣扎都是白费力气。Peter觉得委屈极了,“别杀人Deadpool,这不好。”他吸了吸鼻子,没法控制声音里的哭腔。

Peter不确定自己哭了没,他太害怕了。而Wade,他看见Peter那小巧的鼻尖慢慢变得红通通的,连声音也一并变得湿软起来。


Wade的脸拉了下来,“你作弊!Spiderbaby!”

“什么?……我,我没作弊,作弊也不好……”Peter又吸了一下鼻子,“就比杀人差了那么一点。”

Wade翻了个白眼,“好吧好吧,哥放你一命。不是因为你用这个奶声奶气的声音求我。(更正一下Peter才没有求他)但是下次!”他拔高了音量,“别!妨碍哥!”

他用武士刀划开了那些蛛丝。

“真的?嗯……谢谢。”Peter挣扎着站起来,他的脑袋因为刚刚太过紧张有些晕乎乎的。捡起地上的蛛网发射器,它已经坏了。


“先…先生。”Peter叫住了准备离开的Deadpool。

“又——怎么了。”Deadpool把头仰起来,然后转身。

“我可以问你的名字吗?”

“噢你刚刚已经知道了,哥姓Dead名Pool!”

“我是说你本来的名字,我叫Par…Peter Parker。”Peter看上去有点手足无措,

Wade看了他好一会,“Wade,Wade Wilson。”

然后他看见Peter的嘴角笑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,他的牙齿整齐而白净,那条可爱的舌头在齿间隐现。Wade发誓那是他看过最好看的嘴唇。“你的面罩,Spidy。”


Peter又慌乱起来,“我的面罩?God,面罩。”他手忙脚乱地把面罩拉好。“Wait wait wait…我,我可以跟你一起回市区吗?蛛网发射器坏了。”Peter的语气几乎称得上哀求了。

空气沉默了一会会儿。

“哥一定会后悔的!”Wade恶狠狠地对自己说道。“是的,是的,可以。我们可以开这些家伙的车。然后你和我,就再见。永远也不要见面!”

“谢谢你!Mr.Wilson!”Peter选择性地忽略了那后半句话。


在车上Peter说了非——常多的话,非常多。在这期间Wade让他叫自己“Wade”,当然在别人面前还得喊自己Deadpool。而他好像忘了刚刚说过类似“再也不要见面”的话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嘿!——有人吗?Help!有人吗!”

Peter忘了些东西,幸好Karen替他办好了一切。比如报警,比如在Wade身上放了蜘蛛追踪器。

真是个好姑娘。

TBC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谢阅读。觉得自己写不出贱贱万分之一的贱和小荷兰万分之一的可爱。

求评论呀!!!

评论(35)

热度(264)